首页 > 房产乐居 > 正文

游泰山佛爷寺

     时间:2017-10-11 11:07:08

走到寺门,吓了一跳。才不到一年没来,以为原来的门被拆掉了,建了新的。细看,还是原来的石门,只是被石匠“洗”新了,就是把原来的旧石面用錾子凿去薄薄的一层,看上去像是新砌筑的。红墙是重新刷过的红漆,“玉泉禅寺”的牌子从黑底金子变成了蓝底金子,显得很新,没进山寺,就给人怪怪的感觉。

游泰山佛爷寺

玉泉寺大雄宝殿

走到寺门,吓了一跳。才不到一年没来,以为原来的门被拆掉了,建了新的。细看,还是原来的石门,只是被石匠“洗”新了,就是把原来的旧石面用錾子凿去薄薄的一层,看上去像是新砌筑的。红墙是重新刷过的红漆,“玉泉禅寺”的牌子从黑底金子变成了蓝底金子,显得很新,没进山寺,就给人怪怪的感觉。

来玉泉寺游玩,从十多年前就保持了每年最少来一次的习惯。主要原因就是这里游人稀少,虽然也收取门票,但是不像其他旅游景点那样喧哗热闹。

玉泉寺坐落在泰山北麓的大津口乡的深山里,从市里到大津口的路叫作泰佛路,开车要二十多分钟。玉泉寺原名谷山寺,不叫佛爷寺,当地的百姓叫作佛爷寺,大概是因为在寺里面东北的一大块岩石上有佛爷的脚印,陷在岩石上那串明显的脚印,有说是武僧练武形成的,有说是自然形成的,如何形成的说不清楚,反正有很多东西是我们说不清楚的。

从停车场到玉泉寺的这段盘道,基本翻新了一遍,比原来好走。从十多年前第一次走,走过了十多遍,第一次在春天这个季节来,感觉这次走得最轻松,干净好走的石阶加上春天的空气,没劳累感,半路上还新修了游人歇息的亭子。可惜山里冷,山上的草不是很青,路两边的野花也开得太慢。寺外面,门口东北的玉泉,被上了锁,带来了水具,也没法取水,只好作罢。石碑上的“玉泉”两个字是金代的大学士党怀英题写,因为党怀英的题词,自金后,始建于北魏的“谷山寺”改名为“玉泉寺”。党怀英与同学辛弃疾的诗词文章不相上下,当时并称“辛党”,估计二人在恰同学少年时,一定携手游历过泰山许多地方,说不定二人就是在谷山寺交恶,分道扬镳,各自投奔宋和金去了。

游泰山佛爷寺

两棵千年银杏树

进到寺里,院里原来的土地面,被平整的水泥板取代,游人也多了起来,相比以前的幽静自然,这里更像旅游景点了。大雄宝殿下面的两棵一千多岁的银杏树没变,还在那里,还是那样,五六个人才要环抱的树身上系满了红绳,山里的时间表面上是安静的、缓慢的,甚至是凝固的、一成不变的,其实,只有这两棵银杏树见证了大雄宝殿的屡建屡废,屡废屡建。从大雄宝殿向下看两棵银杏树,像一对要拥抱的恋人。树下面的石桌子上可以喝茶休憩,也可以喝酒吃肉,有一股浓浓的红尘味道。

从两棵银杏树中间,拾级而上。垂直上升十几米,就是大雄宝殿。殿里供奉释迦牟尼佛,两侧是十八罗汉。大雄宝殿的对联是:“谷山空空留我点点僧意,玉泉涓涓送你浓浓善宁。”据记载,寺里僧人最多的时候多达百余人,看来,玉泉的出水量还是蛮高的。

从后门出寺,可见一棵古松树,树龄千年以上,树冠遮阴一亩三,号称“一亩松”。每次来,都要在松下多呆一会,多陪陪一亩松,仿佛有一肚子的话要向松树倾诉,好像这棵松树是解疑答惑的精灵,即使松树什么也不会作答。

出西墙小门下山,新修的一条路。路边开着很多不知名的野花,可以听到啄木鸟在敲凿枯木,梆梆梆一阵,梆梆梆又一阵。没走多远,又看到一棵古银杏树,这棵树不大引人注意,因为离大殿太远,不在寺墙内,就像民间的高手,默默无闻。

游泰山佛爷寺

上一篇:上周宁波商品房成交量 同比下降五成多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