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今日国内 > 正文

官员玩弄女性怎怪西方文化

     时间:2018-07-12 05:07:10

近日一家电视台播出了对湖北天门原*********************的访谈,也有媒体作了文字转述或转载。文字报道称“‘五毒书记’称玩弄女性受西方文化影响”,这并非张二江在访谈中说的原话,但倾向性涵义基本一致。对此我不胜讶异。如果换个人把玩弄女性归之为西方文化影响,我认为那只不过是一种表达“套路”,但张二江是1982年武汉大学历史系毕业,理应有历史常识,应该知道玩弄女性根源于古老的陈旧的腐败文化意识,而不是什么“西方文化”。

玩弄女性起源于男权社会的形成,而阶级社会的形成则将此固定为上层阶级的权利,并衍化为整个社会男性的文化意识。因此,玩弄女性作为一种文化既极其古老,也没有东西方区别,文明越古老的国度越深刻,越不平等的国度越强烈。所谓“玩弄”,特别体现在妓女问题上,地中海地区妓女可能发源于“诸神时代”要女性向“神”献身,中国则在春秋时期管仲的时代就已经有了官妓。所谓“玩弄”也特别体现在多妻制度或妻妾制度上,这一点上欧洲与东方亚洲地区有极大区别,多妻制度或妻妾制度在东方亚洲包括中国特别发达。因此综合而言,玩弄女性作为一种文化,如果一定要对比东西方差别的话,恰恰是东方才更加“底蕴深厚”。

对于中国来说,恰恰是清末以后受西方文化的影响,才出现了持久而强烈的女权运动或女性主义运动。中国女权运动或女性主义运动除了追求女性与男性平等的经济权利、政治权利、受教育权利外,更重要的是令每个女性参加的放弃小脚,追求天足;反对束胸,追求自由恋爱权利,建立国家的一夫一妻制度。总之,就是拒绝“玩弄”。这是在西方文化影响下,中国女性的第一次解放运动,而其内容既具有世界普遍性,又有着充分的民族特点。所谓民族特点,不是强化传统,而恰恰是放弃具有民族传统特点的“玩弄女性”文化,比如小脚,比如妻妾制度,等等。

在西方文化影响下的中国女权运动或女性主义运动是如此激烈,以至于爱情被视为婚姻的唯一基础,帮助乃至鼓励离婚,放弃没有爱情的婚姻,不仅是中国近现代的一个运动,也成为中国人的一种追求。尽管这是可以讨论的,但其中的核心精神并没有错,两性关系的根本在于自由,因为爱情的本质即是两性的自由。两性关系的要义则在于双方的自由、自愿,而不在其他。也即,两性关系的合法性、合道德性已经不是追求从一而终,不是决定于是否跟多个异性发生性关系,而在于双方是否自由、自愿。因此,早在一百多年前,随着《大清律例》的被抛弃,通奸之类的中华法系罪名也告别了数千年历史舞台。总之,在西方文化影响下,中国社会恰恰不是强化了对女性的玩弄,而是追求放弃和拒绝玩弄女性。

作为历史学专业出身的张二江,对于这样的历史潮流理应是懂得的,除非他声明自己当年其实并没有认真读书。

就这台访谈节目而言,我遗憾地认为,由于关于两性问题占据了重要篇幅,因此是严重失败的。失败之处不在于没有对张二江的说法深究,而在于访谈双方在两性问题上都设置了一个不恰当的前提,将张二江的两性关系设置为那些女性追求张二江的权力身份,或张二江所试图说明的也许有些女性有喜欢他这个“人”的因素,也即不管怎样,那些女性属于追求方、索求方。

为什么不是张二江“追求”那些女性呢?为什么不是张二江向那些女性索要她们的肉体、嬉笑、媚态呢?在这个时代,这个社会,在一些职场领域,令女性痛苦的并非自己追求什么,而恰恰是害怕被“追求”的恐惧。当张二江这样的官员“追求”在他权力覆盖、影响范围的女性,如果不能做到巧妙逃避,如果无法逃避,而又试图给予拒绝,甚至仅仅有不迎合“追求”的话语、眼神、手势,作为女性的命运将会如何?中国权力者玩弄女性的根本要害,其实正在这里——— 没有女性可以是自由的。

官员玩弄女性怎怪西方文化

上一篇:【精准扶贫在三湘】驻村扶贫故事:通坝村通向旅游致富路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