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教育快报 > 正文

在线教育的未来无比美好,但现实十分不堪,谁

     时间:2018-03-13 10:07:07

在线教育的未来无比美好,但现实十分不堪,谁能看到“后天的太阳”? 在线教育的未来无比美好,但现实十分不堪,谁能看到“后天的太阳”?

2017-10-25 10:03:26  来源:亿欧网

2017-10-25 10:03:26  来源:亿欧网

摘要:截止到2016年底,在线教育相关企业累计达到400多家,但70%的企业存在亏损,10%的公司收支持平,能够盈利的仅占5%,还有15%的企业濒临倒闭。本文通过观察代表性企业的现状,在线教育企业真正的困境。
关键词: 在线教育

\

  马云曾说过一句话:今天很残酷,明天更残酷,但是后天很美好,但是绝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,他是不可能看到后天的太阳。

 

  这句形容创业维艰的话用在在线教育行业似乎很贴近,在线教育的未来无比美好,但是现实却十分不堪:

 

  每日经济新闻日前引述央视财经的调查数据,截止到2016年底,在线教育相关企业累计达到400多家,但70%的企业存在亏损,10%的公司收支持平,能够盈利的仅占5%,还有15%的企业濒临倒闭。

 

  赤裸惊心的数据还不足以说明全部的真相,观察代表性企业的现状,才可以发现在线教育企业真正的困境。

 

  题库产品:变现尚早

 

  根据易观智库2月发布的中小学类移动应用数据,排在前4名分别是作业帮、小猿搜题、一起作业和学霸君,均是题库类产品。

 

  题库类产品备受资本青睐,学霸君在1月获得1亿美金的C轮融资,小猿搜题兄弟产品猿辅导5月完成E轮1.2亿美元融资,作业帮在8月完成1.5亿美元C轮融资。

 

  在这四款应用中,排在第一名的作业帮占了市场33%的份额,几乎是其他同类产品市场份额的总和。

 

  题库产品的变现路径是类似的:通过拍照搜题积累用户,然后开发付费项目进行商业变现。和一般APP不同,教育APP无法大规模上线广告业务是较大的盈利缺陷。

 

  作业帮的盈利项目主要是:“1对1”答疑和在线直播课堂“一课”等栏目。从作业帮公布的数据看,“1对1”答疑和在线直播功能从2015年上线后增速很快。据侯建彬介绍:从2016年6月开始,付费答疑项目有了利润。

 

  不过,对于直播项目,侯建彬2016年9月曾说,“反正肯定是亏本在做。老师的备课、教案和人工成本肯定不止这个价格。”

 

  这一问题同样存在于猿辅导,猿辅导的高中春季系统班为399元,初中课程是799元。和一般的线下培训机构动辄千元相比,这样的价格显然是比较低的。

 

  据猿辅导CEO李勇介绍:猿辅导全系列产品的付费用户超百万,2016年营收1.2亿。不过,相比其过亿的用户规模,付费用户占比也还是偏少。

 

  谈及未来的增长方向,李勇还是把重点放在扩大规模上。因此,猿辅导2017年的营收目标是3亿,增速并不大。

 

  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谈盈利还为时尚早。

 

  融资火热并不意味着市场火热,2015年,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曾说:“业内的公司都融到钱就合并,融不到的就死。”作业帮CEO侯建彬说:“变现尚早,我们等得起”。

 

  两年过去,张凯磊和侯建彬的态度依然没有变化。归根结底,行业还是处于快速烧钱的阶段。

 

  侯建彬认为:K12在线教育的模式是跑的通的,只不过现在市场仍属于培育期,因此不需要太着急。

 

  侯建彬立论的关键点在于教育的不均衡现状,他认为作业帮可以帮助教育水平落后地区的人获得优质教育。这也是其他企业的立足点。不过,教育落后地区的付费用户相应会减少。作业帮们的盈利模式能否成功归根结底在于付费用户能否增多,这是难点之一。

 

  此外,题库产品饱受诟病的一点是容易被学生作为偷懒、抄袭的工具,因此也背上了“作弊神器”的骂名。虽然“技术无罪”,但教育产品如果无法发挥教育作用,便形成鸡肋。这显然也是有待解决的问题。

 

  在线英语教学:深陷亏损泥潭

 

上一篇:山水幼儿园:欢乐闹元宵 弘扬传统文化 教育 莱
下一篇:最后一页